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辽宁】阿富汗一清真寺爆炸致超100人死亡

阿富即使如此,河北队仍在已结束的中超赛辽宁事中取得6胜5平3负的优异成绩,以苏州赛区第4名的身份进入争冠组。www.fdzs.com复制链接了解详情

整整12年,寺爆无论是日复一日的端汤送水、寺爆洗脸洗脚、揉肩捶背,还是每天洗头洗澡,擦身换衣等,他都从未落下过,也从未有过一句怨言,反倒每天都乐呵呵的。刘顺才今年84岁辽宁了,人死退休后他一直喜欢在自己阳台上养花养草。

照料瘫痪父亲父亲12年由于刘顺才现在没有什么意识,阿富即使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旁边也不能离开人。我天天和他在一起,寺爆他的心思我当然懂。为什么不请一个保姆帮忙辽宁代为照顾父亲?刘沛强说,人死子女孝敬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请保姆照顾父亲,自己不放心。虽然他可能认不出我是他的儿子了,阿富但他明白,眼前的这个人一定和他关系很亲密。他说,寺爆父亲当过兵,还当过一名守护边境的战士,一辈子勤勤恳恳,也没利用职务之便拿过国家一分钱好处,一直是自己眼中的劳模和道德楷模。

如今,人死刘顺才每天二十四小时都离不开人,哪怕是晚上,刘沛强也要在父亲身边贴身照顾。为了让父亲喝上热粥,阿富他宁可早上自己少睡1个多小时。庙建在山顶上,寺爆我到的时候村子里刚刚送完像,寺爆远远就能看到红火一片——整个房子全刷成红色的,地上铺着红毯,还打了很多气球,放鞭炮,能感受到浓浓的烟火气。

而我们也始终没能靠近这座庙,人死航拍完就离开了。我个人是觉得,阿富对一些古建来说,要有人气,要被使用,这房子才能存得久。从历史经验的角度、寺爆或者从我们对文物行业的了解来说,要修十几二十个都相当困难,更别谈三四十处。当然这不是这一次大雨造成的,人死屋顶没了、没有砖瓦遮蔽,它里头的木结构只要着了一次雨基本上就坏掉了。

普通一处古建的修缮,可能就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资金,而且在时间上,这么大的体量,没有几十年是修不下来的。事实上,我觉得迁了就没有意义了,庙还是要跟人在一起的,它被迁到对面的山上,远离了村子,远离了人,不就成了个假古董吗。

灵石县有不少古庙,偶尔你绕着一座古庙走一圈,很容易发现周围的一些民居,规模和样子都和庙很相似,应该和庙是建于同一个时期的,只不过它们没有被界定为文物。这个庙前不久才修缮完工,整体保存状况很好,10月13号,庙里在举办佛像开光仪式,而且第二天就是重阳节,他们要在初八、初九、初十举行庙会,唱戏三天。很多古建,例如庙宇,一旦被划为文物了,从他被界定文物的那一刻,它的使用功能就直接被划掉了。像被炸过一样我从事文物保护行业有6年多了,现在在公司主要带团队做文物数字化保护和古建筑的研究工作。

但是一到现场,发现断壁残垣,基本上都塌没了:屋顶没了,大殿也塌了。后来我们形成了一种经验,但凡到一处古建,只要是有人笑脸相迎把门打开、还被使用的,其实保存状况都不错。我们走了一圈下来,发现灵石县的低级别文物,有近一半、37处屋顶漏了、墙也倒塌了,它们整个院落和房子还在,但是建筑的结构已经被破坏了,人已经无法正常待在里面。那次是我在县里那么多天遇到的独一份,很欣慰啊,看到文物跟人融合在一起,觉得这才是中国的文物应该有的状态。

经常是我走到一个村子里,一户人家走出位老人来打招呼,他的隔壁,一眼望过去,连着十几米二十几米都是倒塌的房子,然后隔着这些断壁残垣,远远又走出来一户,也是个老太太。他们很感兴趣,但后面我又想,这些管理员都是老头老太太,使用老年机,不会用微信,小程序对他们来说可能也挺难的。

无人机起飞了,把这些老人吸引到跟前来。路况比我预想的还要糟糕,村子里很多路是刚铲出来的,道路两侧发生山体滑坡,本来两车道的路,只有一个车道能用,另半边是悬空的。

有时候,从一个村子到一个村子,就几百米距离,但因为桥断了,我们就得多绕出十几二十公里路进村。我用自己的手机也拍了几张照片保存,作为对它最后的记录。深入山村和荒野,他也窥见了更多低级别文物的现实——它们遗落山间,少有人问津,在风雨飘摇中渐失。根据GPS点位到了那个山坡,没看见庙,附近都是挖矿取土的痕迹,坑坑洼洼的,不成样子了。在灵石县的十几天,那本资料集,我们每天都要随时带在身上的。而且资料还显示,塔址所在地貌水土流失严重、人工取土频繁,也就是说环境已经对它有一定威胁了,而这次暴雨,可以说是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飞无人机的时候,村民们不知道你是干嘛的,还以为你是在给他们拍照,他们特别高兴,朝无人机挥手,那我就帮他们多拍两张照片。找不着庙,我们就联系文保员,结果他说搬去了河对面的煤矿边上,问他为什么不在原位,他也描述不清。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有些意外,更多是难受。他们好奇,这是什么东西?看到我们用于拍摄的全景摄像头,他们也感慨,嚯,跟长了个手榴弹似的。

还有一次,我们想找一座娘娘庙。按理说,文保员最好每天都能去看一下。

对方给我们指了一个大概的方位,无人机一下子就找到了它。灵石县现在的情况主要是缺乏一些先进的文物保护理念和具体的执行方案。我们去的一个建在山腰上的老寨子,叫冷泉寨,资料上登记说它是一个明清时期的民居聚落,被界定为一个古建筑群。这次大概有十几个点都被评定为一级(差)——它们与第三次文物普查的资料情况出入很大,局部房屋坍塌已经出现较大的风险等级,再这样荒废下去,可能过两年就塌没了,从古建筑变成遗址,或许就要被彻底遗忘了。

文物的数字化保护工作其实比较基础,对我们来说,记录下文物这一刻最完整的信息就是工作最大的价值。老峰山圣寿寺,几乎被杂草掩盖。

很明显这座庙这些年一直在使用。灵石县全域有83处文物是登记在册的,其中国保4处,省保1处,剩下的全是市县保和未定级的文物。

我们这次做文物健康评估,根据文物整体保存状况将它们划分为:差、较差、一般、较好几个等级。我那会对县里的古建状况还不熟悉,而且很多古建筑事实上都是有防水设计的,我以为不会有很大问题。

高级别的文物比如王家大院,灵石后土庙,因为刚刚进行整修过,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有一些屋面有轻微的漏雨,墙面受潮裂缝加大等。十几年前,桥庙在这本出版物上的样子还是很完好的,至少屋顶和院子是干干净净的。灵石县的文保力量相对较弱,很多岗位都是半文职状态,缺少技术核心人员。只晚了那么几天说实话,刚开始我还没把这场暴雨当回事。

印象很深有旌介村的一座明代的魁星楼,台基的地面砖出现了裂缝,雨水渗入之后无法排出,顺着砖石下面的土垫层下渗,魁星楼底部的台基内部夯土本应该是按照古代工艺一层层夯上来的,但修缮效果不理想,土料杂质较多,被水一泡就软了,导致台基一角形成了比较严重的塌陷。但是不住在村子里或在外面干别的工作,他们可能就顾不过来了。

这些资料是2007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时登记的信息,十几年没有更新了。我记得我们去找岩村桥庙的时候,带着老照片和GPS点位去,第一遍都没找着。

王艺博是一名文物保护行业的从业者,灵石之行原本是一项他筹备已久的文物数字化保护项目,作为一种对文物的预防性保护手段,他给文物体检、建立数字化档案,帮助其针对性地抵御灾难。我开始还会惊讶,后面都慢慢习惯并接受了。